Document

400-772-9915

声驰首页 > 声驰动态 > 声驰资讯 > 内容标题

股东资格确认问题研究


作者:刘跃


一、股东资格的概念解析

在公司法中,股东资格的概念与股东身份概念相近,股东资格是股东基于对公司的出资而取得股权从而具有的法律地位、享有权利并承担义务的基础。股东可以参与公司的经营管理、从公司的盈利中分配利润、代表公司对侵权人(包括其他股东、董事、监事)提起诉讼等。


股东资格的法律确认,意在解决具体情形下公司股东身份认定的法律问题。


股东资格确认纠纷指的是股东与股东之间或股东与公司之间就股东资格是否存在,或者具体的股权持有数额、比例等发生争议而引起的纠纷。


股东资格确认纠纷多因公司的其他股东或实际控制人拒绝承认出资者的股东身份导致,但出资者不能以阻碍其确认股东资格的股东或实际控制人为被告,因为投资关系存在于出资者和公司之间,应以公司为被告,《公司法》解释(三)规定当事人向人民法院请求确认其股东资格的,应当以公司为被告,与案件争议股权有利害关系的人为第三人。一旦股东资格被否认,权利主张者将丧失股东权和相应利益。


二、股东资格的认定路径

请求确认股东资格关键是提供确认股东资格的证据,鉴于股权取得的方式包括原始取得与继受取得,应该将证据分为股东原始取得股权的证据与股权继受取得的证据。原始取得股东资格的证据是认缴或实缴出资的证据,形式有:出资证明书、公司章程、公司设立协议、股东协议、增资扩股协议中有关股东认缴出资的约定、公司出具的确认其已收到股东股权投资款的收据、股东向公司银行账号汇款后银行出具的汇款回单等。继受取得股东资格证据包括:股权转让合同、赠与合同、遗嘱、遗嘱抚养协议、离婚的判决书或调解书、夫妻财产分割协议、共有财产分割协议、国有股权划拨决定等。


英美法系国家一般将股东名册记载作为确认股东资格的证据,也就是说,只要记载于股东名册的人,就是公司股东。大陆法系在认定股东资格时,看两个要件:1.股东向公司出资;2.股东被记载在公司章程、股东名册等文件上。同时关注实质要件和形式要件。


在我国的司法实践中,未实际出资也可能成为股东,未记载章程和名册,也可能成为股东。一般情况下,实质要件和形式要件应当是一致的,即股东向公司出资、公司将股东记载于公司章程、股东名册上,但实践中经常出现二者不一致的情况,于是衍生出不同的股东资格认定标准;注重实际出资人实际出资的实质要件标准和注重形式审查的形式要件标准。


我国通说及立法均倾向于折中上述两种标准,主张实质要件标准和形式要件标准分别适用于公司内部和公司外部,即实质要件是对内的,用于解决公司内部争议,在股东之间、股东与公司之间的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中,尽量尊重出资事实;形式要件标准主要对外,保护外部第三人基于外观主义对股东信息的信赖。


三、股东资格确认的实务要点

在我国的司法实务中,股东资格确认涉及的实务要点主要有以下几种:


1、公司章程

公司章程对股权确认的重要性得到普遍认可,公司章程由全体股东共同制定的,并记载了公司的主要事项,包括公司名称和住所、公司的的注册资本、股东的出资方式、出资额,股东要在公司章程中签字并盖章,在公司设立时,公司将公司章程提交公司登记机关核准,转让股权时要变更公司章程并到公司登记机关申请变更登记。


公司章程不仅表明了出资者向公司出资,有作为公司股东的真实意思表示,而且也在一定程度上起到了公示作用,因此,公司章程关于股东及其持股比例的记载,对于确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资格和股东权比例具有极高的证明力。


2、工商登记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二条规定,公司应当将股东的姓名或者名称向公司登记机关登记;登记事项发生变更的,应当办理变更。未经登记或者变更登记的,不得对抗第三人。工商登记机关对股权的登记只是一种宣示性登记,投资人认购出资或股份后,股东名册对投资人的情况进行了记载,那么投资人就可以向公司主张其权利。公司未到工商登记机关登记,则股东的权利只能向公司主张,而不能对抗以工商登记为依据而主张权利的第三人。


3、股东名册

《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第三十二条规定第二款规定:“记载于股东名册的股东,可以依股东名册主张行驶股东权利。”这一规定表明,股东名册对于有限责任公司股东权的确定,在法律上被赋予推定的效力,股东名册与工商登记一样不具有设权效力,但具有证权功能,股东名册的证权功能仅体现在公司的内部关系中。具体而言,股东名册在公司内部对股东权的确立具有最高证明力。


股东名册作为公司的内部文件,其效力主要及于公司和股东之间,基于股东名册的“推定效力”,股东名册上记载的股东可以被认定为公司的股东,否认股东名册上记载的股东之权益的人要承担举证责任。但一些特殊情况下,如公司未置备股东名册或者信息记载错误,股东名册对股东资格及股权的确认效力将大大削减,需要结合其他证据来确定股东资格。


4、出资证明书(股权证)

学术观点一:

出资证明书(股权证)只是证明持有人出资行为的证据,并不具有证明股东资格的功能。

学术观点二:

出资证明书(股权证)是一种权利证书,具有证明股东资格的效力。


目前最高院的主流观点认为,出资证明书只能对抗公司和股权的转让人,不能对抗善意的第三人。因为出资证明书的效力及于公司与股东之间或者股权转让双方之间。凡是可以其他方式证明出资人的出资事实存在时,就不应该仅以出资证明书否定实际出资人的股东资格。出资证明书并不是认定股东资格的必要条件,在诉讼中需要与其他证据相互印证。


综上所述,公司章程、工商登记、股东名册和出资证明书(股权证)都是证明股东资格的证据,但在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中,应遵循意思主义原则,以当事人的意思表示和履约行为作为确认股东资格的依据,且是否具有成为股东的意思表示是判断当事人是否是公司股东的基础条件,简而言之,即确认股东资格首先得具有股东合意。


四、实例剖析

案情简介:

2012年12月2日,某建设集团浙江置业投资股份公司(以下简称某浙江置业股份公司)登记设立,根据公司法规定,公司创立后向股东签发股票作为持股凭证,股票应注明发起人股票字样,公司股票由董事长签名并加盖股票专用章后方为有效。某浙江置业股份公司发起人包括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及何某等人。同日,公司向阮某颁发股权证,董事长桑某签名,发证单位盖章,但无鉴证机关盖章和落款日期,2006年11月7日,该公司作出股东会决议,将公司类型由股份有限公司变更为一人有限责任公司,变更为某建设集团浙江置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某浙江置业有限公司),原投资人的股权均转让给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公司股东为某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几经变更,与2010年7月12日变为某公司。2014年1月2日,某浙江置业有限公司与某公司合并,即母子公司合并,合并方式为某公司吸收某浙江置业公司,某浙江置业有限公司解散注销,所有债权债务由某公司继承。注销时,某浙江置业公司未进行清算,也未向工商部门提供资产负债表。2012年12月31日的该公司资产负债表显示所有权者权益78,679,966.15元。


原告诉求:

阮某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令:某公司根据2012年12月31日编制的某浙江置业公司资产负债表中所有者权益数额,按阮某0.77%的股权比例计算,赔偿其实际损失605835元。


法院认为:

一审法院经审理认为某浙江置业公司,股权证并非是认定股东资格的充分条件,阮某虽持有股权证,但某浙江置业公司设立登记时及公司章程中阮某并未被记载为股东,阮某也未签署公司章程,且阮某也没有提供实际缴纳股金和行使过股东权利的证据,故该院难以认定阮某是某浙江置业公司的股东,其无权向某公司主张权利。


笔者评析:

股权证是出资人证明履行出资缴付义务的法律文件,其本身并无设权效力,在诉讼中,需要与其他证据相互印证。在本案中,否定阮某的股东身份是因为他未表达成就公司合意,不具备最基础的法律要件,其次是未出资。如果出资人具备出资合意,他是具备股东身份的,未出资人需要向公司补缴出资,并不影响其股东地位。此处的合意指的是股东之间的合意,而非股东与公司之间的合意。确定股东身份的基础就是股东间合意,即便股东间未进行工商变更登记,未记载股东名册,股东内容的出资合意也可以使一笔普通的钱款转发成公司出资,使出资人具备股东地位。如果打破股东的合意,不以股东合意为基础,以资金为基础,只要有资金就可以转发成资本,这种结果可能导致股东控制地位的不断变化,公司的稳定性在股东权利变化中受到影响,此时公司的独立性受到冲击,资本的多少决定了公司的控制权,人合性无存。

2018-11-28

主要联系人

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