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

400-772-9915

声驰首页 > 声驰动态 > 声驰资讯 > 内容标题

公司高管个人法定义务与责任解析


一、公司高管的定义


修改后的《公司法》第216条第(一)项规定“公司高级管理人员,是指公司的经理、副经理、财务负责人,上市公司董事会秘书和公司章程规定的其他人员。”需要阐明的是,由于监事并不参与公司日常的经营管理,因此监事不属于公司高管,反推可知,没有被登记为公司高管的人员,其行为符合公司高管的职务行为的,行使公司管理权的,也应认定为公司高管。


公司管理方面,《公司法》中对高管的任职资格也有相应排除性规定。


二、公司高管的任职资格


公司高管掌握着公司的命脉,公司高管的素质,决定着公司未来的发展。因此,《公司法》本着利于公司发展、保障股东利益的原则,将担任公司高管可能给公司造成不利影响的高危人群排除在外。


《公司法》第六章一百四十六条有下列情形之一的,不得担任公司的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

(一)无民事行为能力或者限制民事行为能力;

(二)因贪污、贿赂、侵占财产、挪用财产或者破坏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秩序,被判处刑罚,执行期满未逾五年,或者因犯罪被剥夺政治权利,执行期满未逾五年;

(三)担任破产清算的公司、企业的董事或者厂长、经理,对该公司、企业的破产负有个人责任的,自该公司、企业破产清算完结之日起未逾三年;

(四)担任因违法被吊销营业执照、责令关闭的公司、企业的法定代表人,并负有个人责任的,自该公司、企业被吊销营业执照之日起未逾三年;

(五)个人所负数额较大的债务到期未清偿。

公司违反上述规定选举、委派董事、监事或者聘任高级管理人员的,该选举或委派结果无效。


三、公司高管的法定义务及法律责任


关于高管违背忠实义务的刑事责任问题,我国《刑法》专门就上市公司高管的刑事责任作出了规定, 其中第一百六十九条 规定“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违背对公司的忠实义务,如果其背信行为致使上市公司利益遭受重大损失”的,构成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本罪客观上表现为上市公司高级管理人员违背对公司的忠实义务,利用职务便利,操纵上市公司从事违法行为,致使上市公司利益遭受重大损失。


《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七条明确规定公司高管,对公司负有忠实勤勉的义务。不得利用职权收受贿赂或者其他非法收入,不得侵占公司的财产。第一百四十八条就公司高管之忠实义务又作出了列举式的规定。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不得有:

①挪用公司资金;

②将公司资金以其个人名义或者以其他个人名义开立账户存储;

③违反公司章程的规定,未经股东会、股东大会或者董事会同意,将公司资金借贷给他人或者以公司财产为他人提供担保;

④违反公司章程的规定或者未经股东会、股东大会同意,与本公司订立合同或者进行交易;

⑤未经股东会或者股东大会同意,利用职务便利为自己或者他人谋取属于公司的商业机会,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所任职公司同类的业务;

⑥接受他人与公司交易的佣金归为己有;

⑦擅自披露公司秘密;

⑧违反对公司忠实义务的其他行为。


董事、高级管理人员违反上述忠实勤勉义务条款,须承担相应法律责任:①违反忠实义务规定所得的收入应当归公司所有;②职务行为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给公司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此外,公司高管还有接受股东会、股东大会质询并且想监事会或监事如实提供情况和资料的义务,如不履行该义务股东可以请求监事或监事会提起诉讼。公司高管违反法律、行政法规或者公司章程损害股东利益的,股东也可以向法院提起诉讼。


四、公司高管违反忠实义务的主要情形


公司高管需要对公司承担责任的情形中,除了直接损害公司利益的行为,还包括一些给公司利益或经营发展造成间接损害的行为。


(一)谋取公司商业机会

   公司的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在日常经营管理公司过程中,不可避免会掌握公司的各种商业机会。如果公司董事、高级管理人员窃取并利用这些本属于公司的商业机会为第三方或自己创造利益,无疑会损害公司以及公司股东的利益。与自我交易相同,如果及时履行了披露义务则该行为不被禁止。


案例:三立公司的股东之一为TNJ公司(日本企业),其主要义务是为三立公司开拓日本市场出口环保设备的相关业务。邹焱为三立公司的董事,其职责是为三立公司开拓日本市场,同时,邹焱与其妻子戴小苹通过其二人全资控制的士通公司与世界之窗公司经营TNJ公司介绍和推荐的日本业务,且并没有将涉案业务带来的收益交给三立公司。三立公司与士通公司及世界之窗公司均未建立过技术服务等合同关系,三立公司也未放弃过TNJ公司介绍和推荐的日本业务。


法院经审理认为:

第一、涉案来自日本企业的业务与三立公司的经营活动存在关联。邹焱作为三立公司的董事,其职责是为三立公司开拓日本市场,为三立公司承接涉案来自日本企业的业务是其履行职责的具体体现;

第二、日本企业有给予三立公司该商业机会的意愿,其中TNJ公司曾明确表示将涉案的相关业务在中国仅给三立公司做;

第三、三立公司从未放弃该商业机会,邹焱不能提供证据证明三立公司将涉案的日本业务委托给邹焱控制的公司去做。


评析:邹焱利用其在三立公司掌握公司商业机会的便利,取得并利用了本属于三立公司的商业机会,为其个人经营的公司谋取利益,影响三立公司的正常经营,间接损害了三立公司的利益。本案最终判定邹焱、士通公司及世界之窗公司对三立公司共同侵权,连带承担对三立公司的赔偿责任。


(二)竞业限制

自营或者为他人经营与所任职公司同类的业务存在同业竞争的潜在风险,进而损害公司及公司股东的权益,故除非获得公司股东会同意,则从事同类业务的行为将被严格禁止。此竞业限制与劳动合同法离职之后的竞业限制存在较大差异,此竞业禁止系特指公司董事、高管,在任职期间的一种法定义务,且履行不以公司支付补偿金为前提。


案情:李某与丁某、郭某某设立某网络公司,经营项目包括计算机网络技术研发,计算机软件开发、销售等。因李某与丁某对公司的经营业务存在分歧,丁某又成立了某软件公司,经营项目与某网络公司相同。李某认为丁某违反了公司竞业禁止规定,损害了某网络公司的合法权益,故要求丁某停止侵害,不得经营同类业务,赔偿损失33万元,某软件公司承担连带责任。经查,某软件公司后主营业务净利润为负5000元。


法院经审理认为:公司高管人员对公司负有忠实义务,竞业禁止。李某与丁某系某网络公司的股东,均参与公司经营管理。丁某设立某软件公司经营与某网络公司相同的主营业务,其行为违反了公司法关于公司高管人员的竞业禁止规定,损害了某网络公司及李某的合法权益。丁某自营与所任职公司的同类业务,客观上使某网络公司丧失了交易机会,即给某网络公司造成了损失,酌定损失数额为10万元。遂判决:丁某、某软件公司不得经营与某网络公司同类业务,共同赔付某网络公司10万元。


评析:本案中,虽然丁某设立经营与其担任高管公司同类业务的公司净利润为负数,但其违反公司高管忠实义务的行为给公司造成了间接损失。因此,其违反该义务之收入应归公司所有,给其所属公司造成的损失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三)擅自披露公司秘密

公司高管不仅是公司的内部人员,还是公司的核心,有能力公司的信息甚至商业秘密。如未经公司批准对公司秘密实施了不恰当的披露,给公司造成损失的,应当承担赔偿责任。


案例:希捷国际科技(无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希捷公司)以其公司高管陆伟明作为公司高管泄露公司秘密为由与其解除了劳动合同,并不给予其补偿金。因此陆伟明诉至法院,要求被告给付解除劳动合同经济补偿金。


法院经审理认为:劳动者应当诚信地履行对公司的职责,特别是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应以相应更高的标准管理自己所掌握的公司不宜对外公开的保密信息。原告将包含其担任高管的希捷公司内审报告的邮件发送给该公司的供应商,虽然希捷公司与供应商间存在保密协议,仍属于违反员工手册规定的保密义务,加大了希捷公司的经营风险。因此属于泄露公司秘密的行为。


评析:本案中,原告违反本公司员工手册规定的保密条款,与第三方的保密协议并不能阻却其违反公司高管的忠实义务,也可以说,公司高管具有更高的保密义务。公司因其违反忠实义务而与其解除劳动关系,不需要支付补偿金。


(四)自我交易行为

前文所述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九条第五款即为自我交易的表述 。自我交易并不仅仅包含董事、高级管理人员以自己的名义直接与公司进行交易,还包括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利用其间接控制的经营主体与公司进行交易的行为。认定的原则为,公司高管是否与相对交易公司存在直接或间接的利益关系。


如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在进行交易之前,对可能涉及自我交易的情况履行了披露义务并取得了公司股东会的同意,则该等自我交易行为并不被禁止。


结语          


法律规定劳动者对于用工单位都具有忠实勤勉义务。而公司高管因具有较高的薪资待遇,掌握较多的公司信息及权利。因此也具有比一般员工更为严格的忠实勤勉义务。公司高管在未取得公司股东会他同意的情况下,从事谋取公司商业机会、竞业禁止业务、擅自披露公司秘密、自我交易等《公司法》第一百四十九条所禁止的义务,直接或间接的侵犯公司利益的,构成对公司权利的侵犯,从而要承担侵权赔偿责任。综上,公司高管时履行自身工作职责,不以自身行为损害公司利益,这也是我国法律诚实信用原则的根本要求。

2018-11-21

主要联系人

高原

实习律师

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