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

400-772-9915

声驰首页 > 声驰动态 > 声驰资讯 > 内容标题

认缴制下股东认缴出资期限加速到期的司法观点研究

一.关于股东出资期限加速到期的概述


新《公司法》取消了实缴出资期限的强制性规定,允许公司股东自行约定实缴出资的期限,但这并不意味着股东实缴出资不存在期限。若公司出现不能支付到期债务的情况时,债权人可否请求未到期的股东出资义务加速到期?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发布的《关于适用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以下简称公司法规定三)第13条第2款规定:“公司债权人请求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股东在未出资本息范围内对公司债务不能清偿的部分承担补充赔偿责任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此规定适用的前提,乃是被诉股东存在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情况时,方可申请被诉股东出资义务加速到期。但如果股东没有构成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情况,债权人是否有权要求股东出资义务加速到期?


针对上述问题,理论界存在完全不同的观点,否定说观点认为:“出资不到期的股东不承担补充赔偿责任,换言之,公司章程约定的股东出资期限未到的,债权人不能依据公司法规定三第13条第2款的规定要求股东承担补充赔偿责任”,肯定说观点认为:“股东出资责任加速到期具有正当基础,即便公司章程对股东出资期限做了特别约定,但公司一旦陷入不能对外清偿债务的境地,股东的期限利益应当随即丧失,债权人有权依据公司法规定三第13条第2款之规定,请求相关股东承担补充赔偿责任”。本文针对理论上的观点差异在此不再展开讨论,接下来我们将重点分析研究“公司存续中股东在没有构成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情况时,债权人是否有权要求股东出资义务加速到期”这一问题在司法实践中的观点争议。


二.公司存续中股东出资义务加速到期的司法实务观点


(一)

支持“肯定说”观点


支持肯定说观点的法官认为,对公司法规定三第13条第二款应采用扩张解释,主要理由如下:

1、内部约定不能对抗外部第三人,出资义务是股东的法定义务,章程关于出资义务的约定仅是对其法定义务作出的具体安排,其本身本能对抗法定义务;

2、具有救济成本低,效益高之优势;

3、认缴资本制下的股东出资义务,相当于股东对公司承担的一种出资范围内的担保责任,即当公司无力清偿债务时,股东应在认缴范围内承担替代清偿责任;

4、当事人约定出资期限畸长的合同,属于订约权的滥用,过长履行期限等于欠缺履行可能的合同,违反了公平原则;

5、民事主体以全部财产对外承担债务,公司的全部财产不仅包括现有财产,还包括股东认缴而未实缴财产。

典型参阅案例

裁判案例:原告上海香通国际贸易有限公司与被告上海昊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徐青松、毛晓露、接长建、林东雪股权转让纠纷【(2014)普民二(商)初字第5182号】


法院认为:首先,认缴制下公司股东的出资义务只是暂缓缴纳,而不是永久免除,在公司经营发生了重大变化时,公司包括债权人可以要求公司股东缴纳出资,以用于清偿公司债务。在注册资本认缴制下,公司股东在登记时承诺会在一定时间内缴纳注册资本(例如,在本案中被告昊跃公司的股东承诺在10年内缴纳),该承诺规定在公司章程中,备案在工商登记资料中,对外具有公示效力,公司股东这样的承诺,可以认为是其对社会公众包括债权人所作的一种承诺。股东作出的承诺,对股东会产生一定的约束作用,同时对于相对人(例如债权人)来说,也会产生一定的预期。但是,任何承诺、预期都是在一定条件下作出的,这样的条件有可能会产生重大变化。在条件发生重大变化、足以改变相对人(债权人)预期的时候,如果再僵化地坚持股东一直到认缴期限届满时才负有出资义务,只会让资本认缴制成为个别股东逃避法律责任的借口。就本案来说,被告昊跃公司在经营中发生了重大变化,公司对外出现了巨额的债务,仅仅就本案来说,被告昊跃公司对原告承担的债务总额就达到了7960万元,这样一笔债务是依法已经到期的债务;该笔债务(7960万元)已经远远超过公司的实缴出资,实缴出资已经无法让公司承担债务。


评析:在上述案例中,法院认为认缴制并非永久免除股东的出资义务,只是延缓和延长了股东的出资期限,在公司实际经营过程中,公司对债权人所做的任何承诺、预期都可能因客观条件发生重大变化而受到影响,因此,我们在面对这些重大变化时,不应机械僵化的坚持股东在认缴期限届满时才负有出资义务,否则只会成为个别股东在认缴制背景下恶意逃避法律责任与义务的理由,加重债权人的经济危机。


(二)

支持“否定说”观点

支持否定说观点的法官认为,除破产情况外,目前尚无法律、司法解释对股东因出资期限未届满而未缴纳出资对债权人承担责任进行明确规定,此时不能当然适用公司法规定三的规定,主要理由如下:

1、依据《破产企业法》第三十五条规定:“人民法院受理破产申请后,债务人的出资人尚未完全履行出资义务的,管理人应当要求该出资人缴纳所认缴的出资,而不受出资期限的限制”。此规定明确了只有在公司破产场合下,股东出资责任的履行不受约定的出资期限限制;

2、不应随意扩大法律的解释,若股东未违背认缴的承诺,便不存在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债权人自然无权要求股东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3、债权虽为相对权,但经过公示即具有一定的涉他效力,公司登记管理条例规定,记载股东出资期限乃属于公司章程的公示信息之一,若债权人明知股东缴纳出资期限未到并与公司交易的,包括债权人在内的第三人均负有尊重股东期限利益的消极义务;

4、存在其它救济途径,例如债权人可基于过长的出资期限约定乃属于恶意延长到期债权的履行期而提起撤销之诉。


典型参阅案例

裁判案例:江苏博恩大宗商品交易有限公司与张家港保税区熙泰进出口有限公司、陈仪等买卖合同纠纷【(2016)苏0582民初3630号】


法院认为:(1)认缴制在激发股东创业、促使公司自由化方面起到了积极作用,但不可避免的对债权人保护造成了缺少。理论上一致认为有必要规范股东认缴行为,但如何规范,特别是能否直接裁判加速到期未届期的股东承担出资责任这一问题上,理论界目前尚存在很大分歧,原告的该项诉请未在理论上形成共识;(2)认缴制作为一种制度创新,系公司法的明文规定,而加速到期无疑是对认缴制的突破,且这种突破实质上是加重了股东个人的责任,这种对个人责任的科处,在法无明确规定的情况下,不宜对相关条款做扩大解释;(3)张家港熙泰公司虽经营出现重大困难,但原告无证据证明该公司“不能清偿债务”,且对该事实的认定应通过执行来解决,而不宜在诉讼过程中判定;(4)股东认缴的金额、期限都明确记载于公司章程,作为一种公示文件,债权人应当知道这一事实,在交易过程中对此风险也应予以预见,故以保护债权人预期利益为由来论证加速到期的正当性,理论略显不足;(5)股东未出资的金额都有一定限额,如允许单个债权人通过诉讼直接向股东主张清偿责任,那么势必会造成对其他债权人的不公平,无法平等地保护全体债权人的利益;(6)债权人并不是只有通过诉讼来直接判定加速到期才能对债权人利益予以救济,如可以通过认定行为无效来规制股东转移公司财产行为、可以通过适用《破产法》来实现股东出资义务加速到期等等。债权人可以通过这些法律明确规定的方式来维权。因此,在理论存有较大分歧,法无明文规定的情况下,以诉讼方式通过突破认缴制来判定股东责任加速到期,进而让出资不实的股东承担补充责任,这一诉请理由尚不充分,法律依据不足,本院难以支持。


评析:在上述案例中,法院认为在认缴制度背景下,如果允许股东出资期限加速到期,无疑是加重了股东的个人责任,认缴的数额与期限都记载于公司章程中,债权人是可以通过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网或者工商行政部门查询到相关信息,因此,在与公司交易时债权人应预见到相关风险。公司在经营过程中,通常情况其债权人应当不止一家或两家,若为了个别债权人的利益而加速股东出资期限到期,势必会造成其他债权人的不公平。同时,债权人即便不通过加速股东出资期限到期的方式保护其权益,亦可通过其它途径获得权益保护的救济。


在否定说中存在一种例外的特殊情形,即原本法官是支持否定说观点的,但当存在股东通过修改公司章程将最初约定的出资期限往后展期的情况时,若对公司资本充实造成妨害,在公司无财产可供执行时,债权人有权要求股东出资期限加速到期。例如,在中国金谷国际信托有限责任公司与浙江优选中小企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执行纠纷案中【(2016)京执复106号】,北京二中院针对该情况是不支持股东出资责任加速到期的,具体理由如下:(1)执行程序中追加被执行人,应当有法律或司法解释的明确规定。被执行人无财产清偿债务,如果其开办单位对其开办时投入的注册资金不实,可以裁定变更或追加其开办单位为被执行人,在注册资金不实的范围内,对申请执行人承担责任;(2)经股东会决议修改章程,约定股东出资期限调整延迟,并未违反法律规定,应属于合法有效,债权人不得要求股东出资期限加速到期。但北京高院在该案中是支持股东出资期限加速到期的,具体理由如下:(1)公司股东按照其公示的承诺履行出资的义务,是相对于社会的一种资本充实义务,其应正当行使变更出资金额、期限以及转让股权的权利,不能对公司资本充实造成妨害,从而损害公司债权人基于其公示的承诺和公司注册资金数额而产生的信赖利益,否则即构成出资不实;(2)公司的股东作出关于申请延迟缴纳注册资金的股东会决议,并通过了公司章程修正案,将除首期出资外的剩余出资期限延迟,这在客观上对债权人资本充实造成了妨害,有违诚实信用原则,构成出资不实。


三.结语

通过上文分析,公司在非破产状态下,关于债权人申请股东出资期限加速到期的问题,无论是在理论界或是司法实务中均存在一定的争议,新《公司法》采用资本认缴制度,给了股东更多的自治权,降低了设立公司的门槛,有利于充分激发市场活力,鼓励创新创业,但同时这也给债权人的交易安全带来了不利影响,在没有法律、司法解释对该问题作出明确规定的情况下,债权人为充分保护自身合法权益,在与公司合作交易前,应首先充分了解公司股东的出资情况以及认缴的期限是否过于畸长,如果公司股东约定的出资期限存在畸长的情况,在必要的时候,可以要求就股东出资期限加速到期的问题与公司股东达成书面协议,一旦公司出现难以清偿债务的情况,债权人便可以基于事先与股东达成的协议向其主张债权利益,从而实现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债权人经济风险的目的。


2018-10-31

主要联系人

高全

律师

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