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

400-772-9915

声驰首页 > 声驰动态 > 声驰资讯 > 内容标题

建设工程质量纠纷的诉讼路径与诉讼主体

一、问题的提出

建设工程质量纠纷在建设工程的众多纠纷中属复杂领域,其复杂性主要在于三个方面。一是涉及的施工管理、技艺、规范等专业知识较多;二是该类纠纷往往与工程款支付、工期、灾损等纠纷相裹挟,具有一定的复合型;三是责任主体牵扯多方,法律关系繁杂。但现行法律规范未对该类纠纷的解决提供足够指引,导致实务中诸多问题的判定成为难点。本文针对该类纠纷中的诉讼路径和诉讼主体问题展开探讨,以期为实务中此类问题的解决提供参考。


二、诉讼路径的选择

发包人常因工程质量和工程款支付间的倚附与承包人发生争议,继而引发诉讼。在承包人先行提起的工程款纠纷案件中,发包人面临诉讼路径的选择,即系以工程质量不合格或瑕疵为由提出抗辩,还是就质量问题提出反诉,亦或是存在其他路径,实务中对此观点不一,争议较大。笔者认为,前述问题应根据个案加以分析,具体判断路径为:

(一)以竣工验收合格为标准,决定是否提起反诉

《合同法》第279条规定:“建设工程竣工后,发包人应当根据施工图纸及说明书、国家颁发的施工验收规范和质量检验标准及时进行验收。验收合格的,发包人应当按照约定支付价款,并接收该建设工程。建设工程竣工经验收合格后,方可交付使用;未经验收或者验收不合格的,不得交付使用。”

根据上述规定,发包人支付工程价款的时间节点为工程竣工验收合格,此时除合同关于工程款支付时间的约定外,其他情形均不构成承包人工程款支付请求权的抗辩。此外,考察抗辩权理论可知,抗辩权与请求权各自对应的义务应具有对等性,即抗辩权一方不得以请求权一方未履行从义务或次要义务为由,拒绝履行其负担的合同主义务。具体到建设工程质量纠纷中,发包人和承包人的主要义务分别为支付工程款、施工义务,而工程一经竣工验收合格,承包人的义务由之前的施工转化为保修,保修义务属合同从义务,该义务并不足以对抗承包人的工程款支付请求权(合同主要权利),故工程竣工验收合格的,发包人即丧失了工程质量抗辩权,只能通过反诉或另行诉讼解决工程质量争议;反之,工程未经竣工验收或验收不合格的,则承包人义务未发生转化,仍停留在合同主义务的施工阶段,发包人据此可行使工程质量抗辩权,无需提起反诉。


(二)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存在争议,

抗辩与反诉的适用

建设工程中是否通过竣工验收并不必然是明确的。诉讼中,常见发包人与承包人就工程竣工形成了对抗的“两造”,且各自提交证据效力大致等同的相反证据,以证明工程质量不合格或合格。此时对发包人而言,其究竟是选择抗辩,亦或反诉,陷入两难。事实上,二者各有利弊,妥当做法应为“抗辩加反诉”,理由如下:


首先,抗辩契合发包人关于工程竣工验收不合格的事实主张。


如上所述,发包人的工程质量抗辩权仅存在于工程竣工验收合格前。发包人立足于其提供的工程质量不合格的证据行使抗辩权,与其主张的事实是相匹配的。反之,若摈弃抗辩,径自提起反诉,则与其主张的工程竣工验收不合格相矛盾,缺乏事实基础。


其次,反诉有利于竣工验收存在争议时的工程质量问题解决。


如依据在案证据难以判断工程竣工验收是否合格,则该事实的认定往往取决于司法鉴定。而鉴定的结果具有不可控性,若鉴定意见认定竣工验收合格,发包人又未就工程质量瑕疵提出反诉的,则承包人主张的工程款支付诉请势必获得法院支持,发包人提出的工程质量问题无法在该案一并解决。因此,反诉可降低法院作出相反事实认定的风险,并为工程款支付与工程质量问题的一并解决提供程序性保障。


(三)工程质量责任涉及多方的,应另行起诉

建设工程质量不合格或瑕疵既可能系因施工不规范所导致,亦存在发包人提供的建筑材料不合格、工程设计存在缺陷、监理单位未尽到监理责任等原因,即存在多因一果情形。故工程质量责任并不必然归于承包人,还可能涉及发包人、勘查单位、设计单位、监理单位。发包人仅通过抗辩或反诉,无法解决前述质量原因复合的案件,原因在于无论是抗辩或反诉,根据《民事诉讼法》规定,其指向范围仅限于原告,不能超出案件当事人范畴,而原告大多为诉请支付工程款的承包人,故抗辩或反诉一方面仅能解决承包人应承担的质量责任,遗漏勘查、设计、监理单位以及分包人、实际施工人等责任主体,质量问题未得到根本解决;另一方面,裁判机构易基于“非此即彼”的思维惯性,将本应由设计、监理单位承担的责任划归于发包人,造成第三方责任向发包人一方“逃逸”。


三、诉讼主体的确定

(一)多方责任主体作为共同被告的请求权基础

以是否与发包人存在民事法律关系为标准,可将工程质量责任主体划分为横向责任主体(勘查、设计、施工单位)与纵向责任主体(总承包人、分包人、实际施工人)。在工程质量纠纷案件中,理应将二者列为共同被告。有观点认为,勘查、设计、施工合同虽同属建设工程合同,但均系独立签署,不属于同一法律关系,如将勘查单位、设计单位、施工单位列为共同被告,缺乏请求权基础,故应针对不同责任主体分别加以诉讼。前述观点系从合同角度出发推导适格诉讼主体,其逻辑始项为工程质量责任属违约责任。笔者认为,从司法解释的规定可知,工程质量责任既属违约责任,亦属侵权责任,将各责任主体列为共同被告存在请求权基础,理由如下: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25条规定:“因建设工程质量发生争议的,发包人可以以总承包人、分包人和实际施工人为共同被告提起诉讼。”

根据上述规定,总承包人、分包人以及实际施工人在工程质量纠纷案件中的诉讼地位为共同被告。其中,发包人仅与总承包人存在合同关系,无涉分包人、实际施工人。如工程质量责任仅属违约责任,则责任主体仅限于合同当事人,被告的适格范围亦如此。依此理论,发包人无权针对分包人、实际施工人主张工程质量责任,否则即突破了合同相对性。而上述有关共同被告的规定恰恰证明了工程质量责任具有双重属性,分别为违约责任和侵权责任,即构成违约与侵权的竞合。故发包人有权同时向工程建设的各方主张质量责任,其请求权基础为共同侵权。


(二)质量责任主体的主要类型

建设工程案件的当事人虽多数为发包人与承包人,但在质量纠纷案件中,责任主体并不局限于此。根据《建筑法》第52条之规定,勘查单位、设计单位对保障工程质量合格亦负有法定义务。鉴于此,笔者对实务中工程建设的参与方承担质量责任的常见情形,作如下简要归纳:

1.发包人承担质量责任的常见情形

(1)提供存在缺陷的设计;

(2)提供或指定的建筑材料不符合强制性标准;

(3)质量缺陷系由其直接指定的分包人造成;

(4)工程未经竣工验收,发包人擅自使用的(工程地基基础工程和主体结构质量除外)。

2.承包人承担质量责任的常见情形

(1)未不按照工程设计施工图纸和施工技术标准施工造成的工程质量问题;

(2)未按照工程设计要求、施工技术规范和合同约定,对建筑材料、建筑构配件和设备进行检验,使用不合格的建筑材料、构配件和设备造成的工程质量问题;

(3)建筑物在合理使用寿命中,地基基础工程和主体结构的质量问题;

(4)建筑工程竣工时,屋顶、墙面留有渗漏、开裂等问题,均应归入承包方应承担的质量责任。

3.勘查单位的质量责任

勘查单位应当按照标准、规范和技术条例,进行工程测量、勘测工程地质和水文地质等勘察工作。如其未进行原始取样、测试、土工试验等,勘查报告未达到勘察方案合理、评价准确、数据可靠,造成工程出现质量问题的,应当承担责任。

4.设计单位的质量责任

(1)未按照勘查报告进行建设工程设计;

(2)设计文件中选用的建筑材料、建筑构配件和设备不符合国家规定的质量标准;

(3)设计文件未满足相应设计阶段的技术要求,未配套施工图纸,细部节点未交代清楚等。







2018-10-12

主要联系人

高全

律师

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