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

400-772-9915

声驰首页 > 声驰动态 > 声驰资讯 > 内容标题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中工程造价鉴定的原则和举证指引

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中,大多都是承包人主张发包人支付工程价款,实务中,这类案件双方当事人大多未办理工程结算,诉讼中对工程结算价款又不能达成一致,最终工程造价进入鉴定程序的案件占很高比例。因此,工程造价鉴定适用什么原则?如何举证证明其主张?如何分配举证责任?在司法实践中非常关键。


一、工程造价鉴定的基本原则

(一)合法公正原则

合法公正原则是保障公平正义的前提,工程造价鉴定的程序需要法院委托有资质的专业机构按照法定程序,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法规和有关技术标准、规定、双方合同为准绳,独立地运用建设工程的专业知识、经验和相关行业规定进行造价鉴定。鉴定机构应站在公正的立场上平等对待案件双方当事人的利益,对双方当事人提供的证据和事实公平地作出鉴定,最终经过当事人法庭质证,出具司法鉴定报告。

(二)意思自治原则

意思自治原则是我国民法的基本原则,也称自愿原则,又称私法自治原则。在民事诉讼过程中,当事人在不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及不违背公序良俗的前提下,可以最大限度的处分自己的诉讼权利和实体权利。《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23条规定:“当事人对部分案件事实有争议的,仅对有争议的事实进行鉴定,但争议事实范围不能确定,或者双方当事人请求对全部事实鉴定的除外。”因此,工程造价鉴定应遵循当事人意思自治和合同约定,在不违反法律规定的情况下,应按照合同关于工程造价的计价依据、工程范围、标准等指标进行造价鉴定。

(三)证据原则

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规定,鉴定意见属于证据,因此,工程造价鉴定应遵循证据规则,在确定鉴定范围时,应依据证据认定的相关原则确定鉴材。鉴材应符合证据特征的“三性说”,即合法性、客观性、关联性,并且用于造价鉴定的鉴材应经过庭审的质证或确认。


二、工程造价鉴定的举证指引

(一)工程造价鉴定举证责任的一般原则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64条第1款规定:“当事人对自己提出的主张,有责任提供证据。”该规定确立了“谁主张,谁举证”举证责任的基本原则。这一基本原则应作为确定工程造价鉴定的举证责任的一般原则,承包人在诉讼过程中向发包人主张工程款的,一般由承包人申请工程造价鉴定,发包人要求扣减价款的则由发包人申请鉴定。

(二)工程造价鉴定举证责任的特殊情形

司法实践中,工程造价鉴定举证责任存在特殊情形,或者发生举证证明责任的转移,转移由发包人承担举证责任,需要根据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判断。

1.承包人提交结算资料后,发包人未提出异议,并不办理结算的情形

如果合同中约定了逾期未答复视为认可提交的结算资料,诉讼中,承包人举证证明其已按期向发包人提交结算资料,发包人逾期未答复的,承包人向法院提交结算资料并经质证后,承包人即完成了举证责任,反驳的举证责任转移至发包人。此时发包人应就为推翻或否定该结算资料负有举证责任,或向法院提出工程造价鉴定申请。

相反,如果合同中未约定逾期不答复的后果及责任,即使发包人在收到承包人的结算资料后未提出异议并不办理结算的,不能认定为双方就结算文件达成一致,应理解为仅仅是承包人一方的意思表示。因此,承包人并未完成工程价款的举证责任,发包人无须举证,仍然适用“谁主张,谁举证”的一般原则,承包人应向法院提出工程造价鉴定申请。

2.承包人提交自行委托工程造价鉴定的审价报告的情形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简称“《证据规定》”)第28条的规定:其中将“一方当事人自行委托有关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可以作为当事人举证的合法形式。

依据该规定,一方当事人自行委托工程造价鉴定的审价报告,仅仅是当事人举证的一种合法形式,但是否被法院采信以及如何被采信,在司法审判实践中,各地法院有不同的意见和规定。如重庆高院《关于建设工程造价鉴定若干问题的解答》第7条解答:“一方当事人自行委托建设工程造价中介机构对建设工程造价作出的咨询意见,人民法院原则上不予采信,但该咨询意见经质证,另一方当事人未提出异议,人民法院对该咨询意见可以予以采信。人民法院对一方当事人自行委托建设工程造价中介机构作出的咨询意见不予采信的,且根据当事人举证的证据不能自行确定建设工程造价,确需进行建设工程造价鉴定的,应当根据举证规则向承担举证证明责任的一方当事人履行释明义务,告知其提出鉴定申请。”山东高院《关于审理建筑工程承包合同纠纷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第32条规定:“一方当事人诉讼或诉讼期间自行委托有关部门鉴定或审计,对方当事人对该鉴定或审计结论予以认可的,可以作为定案依据。如对方当事人提出该鉴定或审计结论确有漏项的,人民法院可单独漏项部分委托鉴定或审计。当事人对对方当事人自行委托有关部门作出鉴定或审计结论予以否认的,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因此,承包人提交自行委托工程造价鉴定的审价报告,存在两种情形,一种是发包人就审价报告提出的异议负有举证责任,未提出异议或举证不能的,人民法院经质证可以采信或作为定案依据;另一种是发包人否认的,审价报告不能作为定案依据,承包人仍然适用“谁主张,谁举证”的一般原则,负有举证责任,应及时申请工程造价鉴定。

3.承包人提交发包人委托第三方出具的审价报告,发包人在合理期限内未提出明确异议的情形

发包人委托第三方对承包人提交的结算文件进行审价,基于委托的信赖关系,发包人一般情况下认可第三方的审价报告,但是,如果发包人怠于与承包人办理结算从而达成不支付工程款的目的,或者发包人认为第三方的审价过高或不合理的,不能满足其期望的,从而导致发包人不确认第三方的审价报告。若承包人认可并提交了第三方出具的审价报告作为主张工程价款的依据,其证明力应高于自行委托的造价鉴定,这种情况下,承包人完成了已完工程价款的举证责任。发包人在合理期限内未提出明确异议的,人民法院应予以采信该审价报告。如果发包人对第三方的审价报告提出明确异议,人民法院认为异议成立的,造价鉴定申请应由发包人提出。

4.发包人对法院委托的审价报告不认可的,提出重新鉴定的情形

《证据规定》第27条规定:当事人对人民法院委托的鉴定部门作出的鉴定结论有异议申请重新鉴定,提出证据证明存在下列情形之一的,人民法院应予准许:

(一)鉴定机构或者鉴定人员不具备相关的鉴定资格的;

(二)鉴定程序严重违法的;

(三)鉴定结论明显依据不足的;

(四)经过质证认定不能作为证据使用的其他情形。

因此,发包人对人民法院委托鉴定的审价报告不认可的,需依据《证据规定》第27条举证证明该报告存在上述法定情形,举证不能的,该报告可以作为工程造价的定案依据。

2019-09-25

主要联系人

唐庆庆

律师

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