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

400-772-9915

声驰首页 > 声驰动态 > 声驰资讯 > 内容标题

股东除名效力的司法认定

一、股东除名制度概述

股东除名制度是指公司基于特定的事由,依照法律规定的程序,将违反义务的股东从股东名册中删除,强制其退出公司,终止其与公司和其他股东关系的法律制度。我国《公司法》并没有规定股东除名制度,而是在司法解释中予以规范。  

根据我国《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的相关规定,我国现行的股东除名制度是有限责任公司基于股东未出资或抽逃全部出资,公司催告其出资或返还、经合理期限仍不履行出资义务、公司召开股东会通过决议等程序后将股东除名。


二、股东除名诉讼的要点分析

最高人民法院于2010年12月发布的《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 (三)》(以下简称"公司法解释三")(2014年2月修正)第十七条规定:"有限责任公司的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全部出资,经公司催告缴纳或者返还,其在合理期间内仍未缴纳或者返还出资,公司以股东会决议解除该股东的股东资格,该股东请求确认该解除行为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根据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提起股东除名诉讼的前提,是公司股东会已作出了相应的股东除名决议。如果被除名股东不认可决议效力,可对公司提起股东会决议效力的确认之诉,要求撤销决议或确认决议无效,从而保持自己的股东资格。股东除名诉讼实际上就是解决解除股东资格的股东会决议是否有效的问题,核心要点包括:

1、是否具备解除股东资格的法定事由: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全部出资

根据上述司法解释的规定,只有股东存在不履行出资义务或抽逃全部出资的行为,并且公司已催告要求股东在合理期间内缴纳或返还出资但无效果,公司才可以通过股东会决议的方式解除其股东资格。

案例1

祁胜海、余生伟与杭州茶酒年代餐饮有限公司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2016)浙01民终1967号 法院认为: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七条第一款规定,解除有限责任公司股东的股东资格包括未履行出资义务或抽逃全部出资两种情形。而股东的出资义务是指公司股东在公司设立或者增加注册资本时,为取得股权,应按照法律、公司章程的规定以及认股协议的约定,向公司交付财产或者履行其他给付。解除股东资格只应用于严重违反出资义务的情形,即“未出资”和“抽逃全部出资”。

案例2

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审理的徐荣志与藤县米兰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刘芳平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 (2015)桂民四终字第36号 法院认为,“股东在公司中的合法权益受法律保护。解除股东资格只应用于严重违反出资义务的情形,即未出资和抽逃全部出资,未完全履行出资义务和抽逃部分出资的情形不应包括在内……徐荣志成为米兰公司的股东,并非是原始取得,而是通过受让曾剑民持有的米兰公司股权的形式取得股权及股东资格的。据此,米兰公司主张徐荣志存在未履行出资义务的情形,与事实不符”。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据此认定案涉股东会决议无效。

2、是否履行了向股东催告的程序

公司在对未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全部出资的股东除名前,应给该股东补正的机会,即应当催告该股东在合理期间内缴纳或者返还出资。只有该股东在公司催告的合理期间内仍未履行出资义务的,公司方能以股东会决议解除该股东的股东资格,法院才能确认公司这种除名行为的效力。

案例

上海象云化学纤维有限公司诉上海家兴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公司决议撤销纠纷一案二审((2014)沪一中民四(商)终字第1255号)法院认为:公司在对未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全部出资的股东除名前,应给予该股东补正的机会,即应当催告该股东在合理期间内缴纳或者返还出资,只有该股东在公司催告的合理期间内仍未履行出资义务的,公司才能以股东会决议解除该股东的股东资格,法院才能确认公司这种除名行为的效力。

3、股东会就解除股东资格事项进行表决时,该股东是否有权就其持有的股权行使表决权

根据已有的“除名表决权排除规则”,股东对其存在利害关系的事由应当限制其表决权,避免股东通过表决权可能存在的优势,操纵结果。除此原因外,根据《公司法司法解释 (三)》第16条规定,“股东未履行或者未全面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出资,公司根据公司章程或者股东会决议对其利润分配请求权、新股优先认购权、剩余财产分配请求权等股东权利做出相应的合理限制,该股东请求认定该限制无效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该条解释中虽未名列股东表决权,但该条中的 “等” 字为兜底 ,意为未列尽 ,因此可以认为股东表决也是可以通过公司章程或股东会决议的形式予以排除的。

案例

上海万禹国际贸易有限公司、宋余祥与杭州豪旭贸易有限公司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二审(2014)沪二中民四(商)终字第1261号,法院认为,《公司法司法解释(三)》第十七条中规定的股东除名权是公司为消除不履行义务的股东对公司和其他股东所产生不利影响而享有的一种法定权能,是不以征求被除名股东的意思为前提和基础的。在特定情形下,股东除名决议作出时,会涉及被除名股东可能操纵表决权的情形。故当某一股东与股东会讨论的决议事项有特别利害关系时,该股东不得就其持有的股权行使表决权。本案中,豪旭公司是持有万禹公司99%股权的大股东,万禹公司召开系争股东会会议前通知了豪旭公司参加会议,并由其委托的代理人在会议上进行了申辩和提出反对意见,已尽到了对拟被除名股东权利的保护。但如前所述,豪旭公司在系争决议表决时,其所持股权对应的表决权应被排除在外。

4、股东会作出决议的程序是否合法

决议程序合法,是指股东会的召集、通知、表决等应符合法律及公司章程的规定。程序存在瑕疵,会导致决议被认定无效的风险。

案例1

黄恒远与海南鑫双龙矿业有限公司二审 (2018)琼01民终4273号案,法院认为:公司作出股东除名行为,属于一般事项决议,经代表1/2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即可。同时,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总则》第二百零五条规定,民法所称的“以上”包括本数。

案例2

刘登峰与孙逊公司决议效力确认纠纷二审 (2016)兵06民终406号案,法院认为,除名权是有限责任公司股东处理公司事务的内在权利,即使公司章程没有相关规定,公司解除未履行出资义务或者抽逃全部出资股东的股东资格时,可以股东会决议解决。股东会决议分为一般事项决议和特别事项决议,一般事项决议需经代表1/2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特别事项决议需以代表2/3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公司作出股东除名行为,不属于《公司法》规定的特别事项,经过代表1/2以上表决权的股东通过即可。

5、公司不可以直接提起诉讼,请求法院解除某股东的股东资格;也不能在被解除股东资格的股东不存在异议的情况下,请求确认股东会决议有效 

案例1

上海青晨置业有限公司与青岛银都投资控股有限公司、CHX Lakeside Limited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上诉案  (2018)沪02民终4757号案,法院认为,一审法院以“对于出资瑕疵的股东,公司有权向该股东提出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主张,或可提起诉讼。但是如果公司以此为由解除其股东资格,根据公司法规定(三)第十七条确立的股东资格解除制度,公司可以通过股东会决议解除未履行出资义务股东的股东资格。股东对上述股东会决议存有争议的,可诉至法院请求确认股东会决议的效力。换言之,股东出资不实并不必然导致股东资格的丧失,而股东资格丧失与否取决于公司是否决议解除其股东资格,应属公司自治权范围”为由,作出驳回青晨公司要求确认银都公司和湖畔公司不具有青晨公司股东资格起诉的裁定是正确的,本院予以维持。

案例2

陆晓波与四子王旗阿玛乌素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股东资格确认纠纷二审  (2013)内商终字第14号案,法院认为,对于出资瑕疵的股东,公司有权向该股东提出全面履行出资义务的主张,或可提起诉讼,但是如果公司以此为由解除其股东资格,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若干问题的规定(三)》第十八条的规定,应属公司自治权范围,人民法院无权以此为由解除股东的股东资格。同理,对于公司已形成的相关股东会决议,人民法院亦无权根据公司的主张以民事诉讼方式做公司法确认。综上,阿玛乌素矿业公司提起的陆晓波不具备公司股东资格的确认之诉,不属人民法院受理的民事诉讼的范围。


三、结语

股东应当向公司完全履行出资义务,该出资是股东取得股东权利的对价,股东未履行出资义务违反了《民法通则》第4条“民事活动应当遵循自愿、公平、等价有偿、诚实信用的原则”的规定,应当承担不利的后果。股东除名制度的规范目的和功能就在于保护公司其他股东的利益免受来自于个别或某些股东的行为或个人因素的影响,保障资合公司资本的完整性和真实性,最终保障公司的利益。但是鉴于股东除名行为的后果是使股东丧失股东资格,对股东的权利影响重大,且对公司债权人利益产生重要影响,一旦公司想通过股东除名制度解除某一股东的股东资格时应主要结合司法认定效力的原则,严格按照相应的程序履行解除程序。 

2019-08-28

主要联系人

李世琦

律师

Docu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