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ocument

400-772-9915

声驰首页 > 声驰动态 > 声驰资讯 > 内容标题

售后回租型融资租赁合同的保证责任分析

一、问题的提出


随着近些年融资租赁行业的高速发展,融资租赁模式也呈现多样化。其中的售后回租模式因承租人与出卖人归于一人,有别于传统的直租模式的融资租赁,且与借款抵押合同存在高度的相似性,继而成为法律实务中的热点,特别是该模式下的“所有人抵押权”与保证并存时的担保责任问题更成为实务难点。如甲因购置车辆缺乏足够资金,遂与乙以及具备融资租赁资质的丙公司签订《融资租赁合同》,约定丙公司代甲向汽车4S店支付购车款,4S店交付车辆后由甲将该车出卖给丙公司 ,丙公司再将车辆出租给甲使用,车辆仍旧登记在甲名义,并抵押给丙公司,甲每月向丙公司支付租金,乙为甲的租金债务提供连带保证。甲占有该车辆后,无力支付租金,丙公司遂要求乙承担保证责任。


题述案型中乙的保证行为是否有效?车辆抵押是否有效?如车辆抵押有效,该抵押究竟属于“债务人物保”,还是“第三人物保”?乙是否应当承担保证责任?笔者认为,分析题述案型中的保证责任,须厘清影响保证责任承担的要素有哪些。由于保证责任系因保证合同这一从合同所引发,主合同效力又直接影响从合同之效力,故分析路径应首先着眼于作为主合同的融资租赁合同之性质、效力,在此基础上再行分析是否存在“债务人物保 ”与保证并存情形,并最终依据法律规范得出保证责任是否承担的结论。


二、融资性售后回租之性质、效力判断


民事法律行为之效力判断(价值判断)均以其性质之判断(事实判断)为前提,融资性售后回租亦如此。2014年3月1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融资租赁合同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以下简称<融资租赁司法解释>)第二条虽间接肯定了售后回租模式的效力,但对于如何有效界分实务中大量存在的名为融资租赁实为借贷抵押情形未作出规定。一些观点认为应当根据表现形式、适用规则、法律效果等因素加以辨别。该观点虽看似界限清晰,实则属于从结果到结果的循环论证,无法在实务中具体甄别合同性质。笔者认为,此类交易是否属于融资租赁,应当根据合同约定,并考察具体交易过程,综合判断其是否兼具融资租赁特有的“融资”和“融物”两大特性,具体考察方法为:

(一)有无实际租赁物。如当事人虽约定为融资租赁,但仅有资金的空转,而无租赁物的买卖、出租、占有、使用,则其仅具备“融资”特点,应认定为借贷,而非融资租赁。

(二)租金的构成。如合同中约定的租金体现的不是租赁物的购买价值及出租人的成本利润,而是承租人占用资金的利息成本,则此类合同也不属于融资租赁。

(三)构建融资租赁的目的。如题述案型,所谓融资租赁合同关系事实上是因丙公司为保障其代甲支付的车款能够得到有效清偿,而衍生构建形成,即该合同构建的目的实质是为丙公司向甲出借车款提供担保,非独立生成的交易,此种模式完全符合金融业务中的抵押贷款模式,而非所谓售后回租模式,也不应属于融资租赁。

如上所述,判断融资性售后回租之效力应以判断其性质为前提。如其确属融资租赁合同,则为有效;如属借贷合同,则其效力应根据当事人是否具有金融借贷资质加以认定。


三、融资性售后回租之保证责任


(一)名为融资租赁,实为借贷之保证责任

如当事人以融资租赁为名,行借贷为实,则构成通谋虚伪行为。根据《民法总则》第一百四十六条规定,融资租赁这一“伪装行为”归于无效。同时由于当事人无金融借贷资质,借贷这一“隐藏行为”亦归于无效。作为从合同的担保合同因前述主合同无效,同样归于无效,此种情形保证人若无过错,应免于承担保证责任。


(二)所有权人抵押权与保证并存之担保责任

1.所有人与抵押权人归于一人的抵押有效

此种抵押虽不同于一般物的抵押,即出现了题述案型中抵押权人与所有权人归于一人的情形,学理上称为“所有人抵押权”。但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七十七条的规定,该种抵押仍旧有效。另《融资租赁司法解释》第九条进一步肯定了所有人抵押权的效力。


2.所有人抵押权属“债务人物保”

如上所述,所有人抵押权有效。现行法律、司法解释规定了两种物的抵押担保方式,一种是“债务人物保”,一种是“第三人物保”。基于此,所有人抵押权亦只能归于“债务人物保”或“第三人物保”。


笔者认为,无论是基于法律规定,还是法律适用效果,以及最高院指导案例,担保法律关系中的“第三人”均不应包括债权人或债务人。将此类抵押解释为“债务人物保”更为妥当,理由如下:

(1)从法律规定来看,《担保法》第四条规定:“第三人为债务人向债权人提供担保时,可以要求债务人提供反担保。”即该条确立了担保法律关系中的“第三人”系独立于债权人或债务人以外的人。

(2)从假设所有人抵押权属于“第三人物保”法律后果来看,《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担保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十八条第一款规定:“同一债权既有保证又有第三人提供物的担保的,债权人可以请求保证人或者物的担保人承担担保责任。当事人对保证担保的范围或者物的担保的范围没有约定或者约定不明的,承担了担保责任的担保人,可以向债务人追偿,也可以要求其他担保人清偿其应当分担的份额。”根据上述规定,保证与“第三人物保”并存时,若保证人清偿债务的,其可以向提供物保的第三人追偿其应承担份额。具体到实务,如果题述案型中的车辆抵押作“第三人物保”理解,那么作为保证人的乙向丙公司清偿债务后,又可以向“第三人”丙公司追偿,这显然是不符合逻辑的。

(3)从最高院公布的指导案例来看,最高院在黄山长江徽杭高速公路有限责任公司、上海新华闻投资有限公司与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合肥马鞍山路支行借款担保合同纠纷案【案号:最高人民法院(2011)民二终字第113号】判决中,纠正了一审法院关于担保法律关系“第三人”包括“主债务人”在内的认定,认定、支持了该案上诉人关于“第三人”不应包括债务人或债权人在内的观点。

因此,所有人抵押权与保证并存的,根据《物权法》第一百七十六条规定,出租人在未先就租赁物(亦是抵押物)实现其债权的情况下,无权直接要求保证人承担保证责任。


四、本文结论


本文基于对融资性售后回租相关规定的解读,得出了保证人在题述案型中无须对债权人承担担保责任的基础意见,并为融资租赁合同与借贷抵押合同的甄别作出简要论述。考虑到目前立法层面尚未对融资性售后回租及包括所有人抵押权在内的相应担保责任作出规定,司法实践中,应审慎考察、认定此类合同及项下担保的性质、效力。


2019-02-18

主要联系人

高全

律师

Document